斯塔克工业实习生Coco

在贾尼坑爬不出来的咸鱼

给别人写的,有想要的欢迎来私我,我会找时间写,画?初稿还不完美,在修理吧

【SD】有我在,不准任何人动你一根毫毛



背景AU:SPN-S10E22


#看第十季结局实在太头疼,真给编剧脑洞跪了,然后想按这个背景改个小文。同时也是把前一阵子做梦的脑洞丁丁变松鼠的梗写下来。文笔真的很渣很渣的我真的是鼓了很大勇气才码的这篇文。大家看个热闹就好了#


#心血来潮挖了坑,就是为了记录一下梦的脑洞,希望自己能坚持写完,至于题目,先用这个吧,还没想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早些时候,dean和sam在关于去除血印的问题上闹了分歧。dean从death口中得知去除血印的唯一办法就是再找个人赖承担,dean宁可自己离开这座星球,去月球也罢去炼狱也罢,绝不会让任何人触及这个诅咒。他能想的办法他都试了,他真的放弃了。或许回去找sam过几天他们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然后悄无声息离开,去一个伤害不到任何的地方度过血印诅咒的漫长得永生,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sam并不知道这些,dean失踪了好多天,担心dean会因为the mark of cain再次失控,出去寻找了几天,但都没有任何dean的痕迹,无奈回到地堡,发现自己的哥哥——寻找了几天的dean——早已做好晚餐等自己回来!

    “hey dude!”dean像过了一个普通的周末——开着宝贝impala出去走走泡泡酒吧看个电影,然后回家给Sammy做晚餐,看上去有些……太平常了,完全看不出这个人失踪一连几天没有任何消息,召唤过death企图结束自己的生命,当然还有在此之前因为查理的死徒手将斯戴恩家族灭满门,还险些杀了cass。他说着将手中一瓶啤酒扔给sam,自己拽开桌前的椅子坐下拿起汉堡。

    “dean?”sam惊讶于眼前的情景,但因为多年养成的习惯条件反射的单手准确的接住了瓶子“你……”

    “嗯?兄弟,你那很惊讶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儿?”dean咬了一大口汉堡鼓着腮帮子呜呜的说,活像只嗑松果的花栗鼠,同时朝桌上另一盘汉堡偏了偏头示意sam坐下来吃饭。

    “你去哪了?”

    “肯塔基州有个案子”

    “你还好么?”sam坐下来拿起盘上的汉堡,低着头迟疑了一下,还是张开口问了。

    “不能再好了!”dean没注意sam的神情,也可能根本不在乎。他闭着眼嚼着食物,头随着自己想象出的音乐节拍有力的点动,手肘拄在桌面上举着汉堡在空气中敲打着鼓点,十分享受食物的美味,没心没肺的样子真的很像他说的那样——不能再好了。

    “dean……”sam低着头盯着手里的汉堡心里一丝痛意,深吸一口气说。sam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dean的人,他知道dean并不好,一点都不好“我是说真的,the mark……”

    “我说你就不能吃饭么!汉堡又不会自己被你吃掉——还有,我很好”dean把吃到一半的汉堡扔进盘子里,盯着sam“我吃饱了”他一推桌沿椅子向后滑开一段距离,起身离开客厅。

    “dean!”sam看着dean的背影轻叫了一声。

    “你还有完没完!哦,你让我怎么说?我并不好!查理死了,因为这该死的血印,哦不,是因为你,你明知道去不掉,就算能去掉也会有更大的代价却还愚蠢的背着我找你认为可行的办法!现在好了!查理死了!”dean没法继续保持冷静,他应声转过身,用并不高的声音冲sam喊。

    “对不起,查理的死是我的错……可dean——”sam把汉堡放回盘子里,手却没离开,僵在了汉堡边上,盯着手小声的说“我会为你做任何事……”

    “闭嘴,sammy!”

    sam不敢抬头面对dean,依旧盯着桌上的手,左右手拇指不自然的相互划着对方的指甲,掖在耳后的一撮头发散下来挡在脸侧,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大狗狗。

    “我想试着把这些屁事都抛到一边,我并不好,血印的力量越来越强,出去解决案子,我失控了sammy,我导致rudy死了……

    “sammy,我现在只求让我过个平常的一天,没有血印没有咒语书,只有我们的一天,我做饭,你回来吃,像以前那样边吃边谈cass的趣闻,sammy把那本书锁起来,别再想着怎么去除这该死的血印好么,做我的好弟弟……”dean看sam失落愧疚的样子,语气软了下来。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不清手机键盘了😱,今天真是太累了,本应该还有好大一段,不过真的没法继续敲下去了今天。不足的地方大家一定要提,我也是来锻炼写作的。


The road so far...13.09.05--13.09.15

TEN DONE,TEN TO GO.

没能陪你走上一个十年,不过会陪你走下一个,本应该五年前加入这个大家庭,却现在才加入,我的损失。我会珍惜今后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弥补当年的损失。

虽说才加入,不过spn对于我来说她的存在超过了一个电视剧在我心里的地位,就像中土,霍格沃茨,神秘博士一样,她是一种信仰,就算那天剧情变得很烂那我还是要看,这早已无关剧情好坏,她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那一小群人,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情感,亲情爱情友情那么普通,那么真实,这让我觉得自己也身处他们的世界。

十年,十年的carry on my wayward son,让我们一直把她唱下去,SPN永不熄。

【文笔太渣,磕磕绊绊拙劣苍白无力的句子没法表达我内心的情感,好忧伤】


脑洞大开做的梦,个人觉得梗不错,供触触们参考

昨晚做梦竟梦了完完整整一集spn,剧情什么的真是又甜有虐,梦这个东西就算你脑洞大开它也未必按你的安排走,真的就和看电影一样,特别爽,好想把这段剧情写下来,不过一是我文笔太渣,二是好多细节都记不太清了。或许等以后有时间我会写下来,不过现在还是把大概剧情和设定记录下来,六个梗以后备用吧,表达的不一定很清楚,不过这段真的很棒,如果哪个触触愿意写这个梗,不胜感激。

大概设定剧情:

  丁丁跟三米闹了一点小矛盾,然后找到一个关于女巫的案子,自己去单刷,结果出了以外——被女巫变成了花栗鼠【观众视角看到的还是人形丁,不过剧里人看到的都是花栗鼠】被女巫用细小的带有咒语的铁链束缚着,一直被囚禁做女巫的宠物。几个星期过去了,三米发觉丁丁还不回来,也联系不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些着急,毕竟兄弟俩平时吵吵架置置气,但对方遇到危险的时候还是奋不顾身的上。叫上小卡去找丁丁。

  在线索的带领下找到了丁丁被囚禁的地方,那个那个女巫的老巢,不过他们找了个遍都找不到丁丁,被拴在桌子上的丁丁一个劲大喊“sammy i'm here!”挥舞着手让三米关注自己,可是三米只看到桌子上那只花栗鼠吱吱的叫,然后还用手戳了戳那只花栗鼠的肚子。被三米戳肚子的丁丁简直要气炸了,无论他怎么做都没有多大用,他眼瞅着三米和小卡,这两个唯一能帮他的人咂咂嘴说丁丁不在然后走了。【你能想象出观众视角丁丁脖子上戴铁链被拴在桌子上的样子么,简直苏死我了】

  中间的情节记不太清了,大概就是三米小卡遇到那个女巫然后对战一番同时也发觉那指花栗鼠是丁丁。

  他们最后打败巫师的时候,女巫给丁丁下了个咒,迫使丁丁被铁链牵着走到火车铁轨上,让三米选择是杀女巫还是救哥哥,当然最后还是吧丁丁救下来了。

  三米手里捧着花栗鼠丁【观众视角就是三米公主抱抱着脖子上拴着锁链受尽折磨憔悴不堪的丁丁////】

  我印象很深的是这句话,三米对手里的丁丁说“我在,我不会让任何动你一根汗毛,我会尽快找咒语给你变回来”丁丁想说什么,但意识到自己是个花栗鼠,三米不可能听懂他说什么,于是在三米手上扭了扭,把头埋进怀里,算是对之前吵架的置气,也是因为这些日子他太累了需要休息。

“喂?你好……谁?喝醉了?哦,我这就来”
Lionel放下电话从餐厅洗手间走出来咒骂到
“还能让哥好好约会不!”
回到餐桌刚要向约会的妹子解释情况,
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姑娘撂下刀叉说,
“又是你那个朋友吧!上次就是因为他你放了我鸽子,这次又是因为他,你到底是跟他约会还是跟我约会!”
说罢,提起包走了。
Lionel一口饮下杯里的酒“哥真是操心的命”


“先生您朋友在那边,我看他喝醉了,就用他手机给最近联系人打了电话,”
酒保把手机递给Lionel,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个穿西装的男人伏在吧台前
“嘿,醒醒smart guy,醒醒,你喝多了”
Lionel摇晃着身前醉的不省人事的男人,
“……um……hmm……”男人嘴嘟囔着
“走,我送你回去,走走,你家在哪”
Lionel背扶着男人除了酒吧往车那走,男人身材高大,架在Lionel身上腿不得不在地上拖着,
Lionel跳了跳把将要滑下去的男人重新驼好,
男人动了动,一股暖流从Lionel肩膀往下流淌
Lionel看着身上那件用了好几个月工资买来特意约会时穿的西装左肩流淌着呕吐物,忍无可忍的把男人扔到地上,大声骂了好一阵,却又看到男人不省人事无助的样子,无奈又把他扛起来塞进车里
“那就去我家吧”


把男人扔在沙发上,自己也重重地摔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还小声咒骂着
男人可能是因为吐过了,有了知觉和行动能力,毫无征兆的扑到Lionel身上,粗鲁的扯下lionel的领带,
“HEY!你认为你在干什么!”
Lionel用力推开男人
“hey hey hey,mr happy,哥比你们谁都直……umm……”
男人俯下身堵住了Lionel的嘴,丝毫不理会身下那个男人的挣扎,脱下外套,扯开内衬,嘴依旧狠狠的堵着身下那个男人的嘴。
Lionel最终放弃了挣扎,回应着男人的吻,那感觉,像是触电了一般,看着男人的眼睛,他想继续,永远不要停下来,可他还是不想承认,努力压着那些想法,甚至都不允许自己承认男人的吻技一流……


男人把Lionel从沙发上拽起来,粗暴的扒下Lionel的外衣,撕开衬衫,解开皮带,推着Lionel往前走两步一把把他推倒在床上,然后俯身亲吻Lionel的腰,胸,颈……一直到嘴,一边亲吻着一边像狮子一样缓慢的向上爬,然后一下一下慢慢的解开裤子,嘴里吐出了这么长时间的第一个词:
“Harold……”
“What?!”
Lionel一把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男人重重摔在地上,Lionel从床上爬起来站在地上,系好腰带胡乱抓了衣服穿上,
“你今晚就在这儿吧”
说完,关上门走了